海外公司喜迎党的十九大系列征文之十-----祖孙的梦
时间:2017-10-13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廖 厚 艳

我的姥姥是一名老党员,在她的职业生涯中,当过最大的官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。我的姥爷年轻时候就体弱多病,从三十几岁就得了严重的哮喘,不能干重活,姥姥是家里的里外一把手,拉扯大了六个孩子。她说她一辈子没有什么宏图大志,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天安门看毛主席,站在天安门城楼前拍张照。

她跟我谈论这个梦想的时候,我还是重庆西部县城里一个读书的野丫头。我当时的世界,从县城的东边到西边,总共不超过十里路。那时,我觉得县城太好了,吃的,玩的,听的,看的……应有尽有,无穷无尽。当姥姥跟我谈论北京的时候,我想,那一定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。去北京,成了我心里最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初中毕业那一年,我赶上了重庆高中扩招。全重庆市的考生,可以随意报考高中。我那个时候叛逆,不愿被家里管束,想着去重庆,可以有更多的自由。我卯着劲报考了重庆市最好的高中,没曾想到被录取了。

我记得第一次去重庆,当汽车从中梁山隧道穿行,长达十几公里的隧道,只见车在光影交错中前行,很久,很久,仿佛已经从县城的东边穿行到西边,又从西边折回到东边。我当时被惊地目瞪口呆,我不愿相信,也不敢相信,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隧道,长度已经超过我熟知的世界。这一条隧道仿佛《桃花源记》中那一条神奇而又逼仄的通道,路的那边,是一个完全新奇的世界。

就这样,我的世界从县城那一亩三分地,变成了光怪陆离的繁华城市。这里有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,也有连接两岸的跨江大桥,有空中飞驰的轻轨交通,也有打扮入时的各类精英……夜晚来临,依山而建的城市,被成千山万盏霓虹灯勾勒出轮廓,在山城的雾气中时隐时现,像千万颗坠入凡间的星星,在一个初出茅庐的野丫头心里,激起了千层浪花。

高三那一年,我跟姥姥说:“我要考北京的大学。北京什么都有,比重庆还要大,还要好,我还要去天安门,站在天安门前,拍一张跟毛主席的合照。”姥姥听了我的豪言壮语,仿佛看到了她的外孙女已经站在了天安门城楼前,脸上挂着梦想成真的笑容。她眼角泛着泪光说:“好呀!你们这一代的娃娃真是生在了好时代,想走哪里都得行!你要好好读书,考到北京的大学,去天安门看毛主席。”

就这样,我来到了北京。当我第一次站在天安门广场,对面就是天安门的城楼,毛主席的像挂在城楼前,庄严肃穆。十月的北京有点冷,我站在寒风中,打了个哆嗦,心里想,如果姥姥来了,会有多高兴。

我大学毕业,并没有留在北京,而是选择去非洲工作。姥姥得知我要出国,拉着我的手问:“非洲安不安全?那里的人是不是都很黑?你要是去了,吃不惯那里的饭菜可怎么办?……”姥姥的千百个担忧写在脸上,眉头紧锁。为了打消她的顾虑,我拿出护照跟她说:“姥姥,看到这个小本子了吗?这个是中国护照,每个出国的中国人都有一个。在国外,遇到麻烦,就拿出这个小本子,什么难题都能解决。”姥姥反复抚摸着这个小本子,她充满了疑惑,没有看出这个小本子有什么神奇的魔法,对我讲的话也将信将疑。

在我工作的十年期间,我拿着这本中国护照去了很多个国家,见过多位外国元首。他们因为这本护照给了我微笑和尊重,给了我信任和支持。现在,姥姥再不会担心我,她知道这个小本子,真的有我说的那种魔力。她每次见到我,总感叹的说:“你们这一辈的娃娃赶上了好时代,你们去外面见了大世面,你们能有这样的好生活,要感谢国家啊!”

我的姥姥是一名老党员,她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早就被我实现了。她没有想到的是,我不仅从小县城去了重庆,还从重庆去了北京,又从北京走向了世界……也许这其中原因很多,但终归有一个原因,正如姥姥说的,我们这一代,真是赶上了好时代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